诗酒趁年华

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庄陆】相思病(be慎点)

太爱这篇了 哭死我了!!(爱该爱的人 诗酒趁年华。🖤)

木兮:

1.


(加州大学心理研究中心)


“Owen, 你需要配合我的治疗,说真的,你现在的情况很糟糕。”


“我们上次聊到你拒绝她的求婚回了美国,那之后呢?她追来美国之后发生了什么?” Miller 医生的声音在治疗室响起,他翻了翻手里的谈话记录。“那个女孩,叫Lu……”


“陆晨曦。”


对面一身考究西装的男人终于出声,这个名字像是触动了他的某个开关,让他的声音带了明显的暗哑和颤抖,脸上的懊悔自责越发清晰可见。


他深吸一口气,终于能开口继续未完的故事。


“在那之后……”




2.


庄恕没有想过会再见到陆晨曦。


他回到美国之后被诊断为轻度抑郁,几经疏导未果之后,他选择了暂时放下工作,每天窝在家里看看书养养花,或者和朋友出去吃吃饭喝喝酒。


除了心里有个地方越来越空,倒也不失为一种平淡惬意的生活。




他看着面前这张熟悉倔强的脸,一时间有些恍惚,觉得自己这几个月是不是只是一场大梦,一觉醒来他仍在仁合,跟陆晨曦之间也没有这么多的阻碍与隔阂。


陆晨曦拉着拉杆箱的手微微颤抖,她带着一身孤勇来美国找人,一路上想遍了可能受到的冷眼和斥责,但都没有面前一言不发眼神晦涩的庄恕更让她忐忑不安。她用牙齿咬住嘴唇,攥紧了手才鼓起勇气挤出一句“好久不见”。


庄恕像是被惊醒一般抬头看她,略叹一口气接过她的行李箱。


“你怎么来了。”


“嗯,正好放假,就…过来看看。”


如此生疏的对话让两人都悲哀的意识到他们不同以往的关系。


一个客气有礼,一个小心翼翼,昔日无话不说默契天成的关系此时千疮百孔。他们有心修补却无从下手,有意靠近却难越沟壑。




3.


陆晨曦跟了庄恕一个月。


她仅有的两段恋爱都是顺其自然心照不宣的两情相悦。她不懂怎么去追人,而显然两人的问题也不是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可以化解的。她只能用最笨的法子,跟着他,对他好。


但是显然时间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能消除心结,庄恕温和客气的以一种朋友的姿态接待了她一个月,尽职尽责地当一个导游带着她参观游览。




但陆晨曦能感觉到,他其实并不想面对她,面对他们之间的感情。




两人坐在装潢华丽的西餐厅内,对着鲜美的牛排却味同嚼蜡。周围的人们衣香鬓影成双成对,越发显出他们之间相顾无言的尴尬气氛。


陆晨曦闭了闭眼,心中一瞬间甚至有些绝望。算了吧,她想。


如果在一起变成了煎熬,那她是不是该就此放开,把最美好的记忆定格在心里,才能免去彼此之间的伤害。




4.


“修彤……怎么样了?”还是庄恕开口打破了沉默,他清楚地看见陆晨曦拿刀叉的手猛地一抖,在盘子里划出一道刺耳的声音。这个名字就像是一把利刃,在他们之间拉开了一道泾渭分明的界限。


这算什么呢?庄恕莫名扯了扯嘴角,负面情绪不受控制的冲上他的大脑,他几乎又看见了梦里母亲责怪的脸,他竟然帮助了害他家庭破裂兄妹分离的罪魁祸首。这成了他的心病,而居然是陆晨曦逼迫他拿起手术刀,让他陷入这个无处可逃又无药可医的梦魇。


“手术很成功,修彤已经醒了。……她也很感谢你,让我转达对你的谢意和抱歉。”


陆晨曦小心地措辞,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到庄恕本就敏感的神经。但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绕不开的死结,像个定时炸弹一样深埋在二人之间,注定要爆发。




“谢意?”庄恕的声音冷的像冰,“不必了,她该谢的是你陆晨曦,还有你的傅老师,哦,大概她还要谢谢她有个桃李天下自诩正义的父亲。”


话一出口,连庄恕都惊讶于自己的刻薄。他恍然发现,自己虽然嘴上说着理解,心里却对陆晨曦的所作所为一直存着隐秘的埋怨,埋怨她不能感同身受自己的痛苦,埋怨在她的心中自己不是最重要的,连带着埋怨她的医德医风,埋怨她的公私分明。


看着对面陆晨曦难掩痛苦自责的双眼,他的心里竟然有一种隐约的快意。像是终于确定自己的寥寥数语仍旧可以轻易伤害她,像是切实证明了自己在她心里仍旧举足轻重,他不惜用伤害她的方式减轻自己的痛苦、确定自己的重要。


庄恕被自己的想法吓住,随之而来的是对自己浓浓的厌弃。他低低的说一句“对不起”,不敢再抬头去看陆晨曦的神色。




5.


陆晨曦想笑一笑表示不在意,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了满脸的眼泪。她抬手捂住脸,试图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她仍旧不后悔自己当时逼迫庄恕救人的行为,但伤害的确由她一手促成,她本以为自己的陪伴可以慢慢融化他的冷漠,带他走出阴霾。但这一刻她却前所未有的质疑自己,她真的能够和庄恕重新开始吗?甚至,庄恕现在,还爱着她吗?


心头涌上重重的疲惫,二人各怀心事,机械性的吃着盘里的食物,一时间饭桌上的气氛冷凝到了极致,陆晨曦来时满怀热血的心终于一寸寸凉了下去。




6.


吃过午餐,庄恕伸手招呼服务员结账,带着陆晨曦往停车场走去。


他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劝陆晨曦回去?是不是应该跟她把话说开,从此之后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但是他又清晰地知道自己舍不得,他爱她爱到深入肺腑,因此才在被她伤害时痛彻心扉。其实他也明白陆晨曦的做法无可厚非,只是他陷在过去将自己画地为牢,心中的情绪积累到了极致,不足为外人道的苦涩与消极就会伤害最亲密的那个人,他迁怒于陆晨曦,也折磨他自己,但还是不想放手。


多自私,又多可笑。


庄恕觉得陆晨曦要是看到自己的内心这么肮脏龌龊大概会甩手就走,或者再扇他一个耳光?


他就这样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直到耳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他隐约捕捉到几句“天哪” “快躲开” 和一句满怀恶意的 “你去死吧”。




然后他被重重推开,摔到一旁。


只听到沉重的撞击和刺耳的刹车声。




7.


庄恕觉得这一刻时间被拉得无限漫长,他睁大眼睛看着陆晨曦的身体被掀到空中然后重重坠下,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他手忙脚乱的跑到她的身边,慌张的看着她身下缓缓洇出的鲜血,满目的红色几乎刺痛了他的眼。


这一刻他忘了自己是个医生,忘了所有的急救知识,忘了自己的冷静自持。一种失去的恐惧紧紧笼罩着他,他只记得伸手试图堵住她流血不止的伤口,但是撞击如此严重,伤口太多,又有脏器损伤造成的内出血,他只能束手无策的看着血越流越多,看着他最爱的人的生命渐渐流逝。




8.


“晨曦……”他惊慌地开口,“你坚持住,我送你去医院。”


围观的人早已打过报警和急救电话,顷刻之间几辆警车和救护车就呼啦啦的到达了现场。


陆晨曦觉得浑身都疼,她自己也是个医生,且不说器官损伤有多严重,光是失血量都让她第一时间确定了自己的情况。一种“啊,我就要死了”的念头冒出头来,心里竟意外的没有多少害怕。


她努力的抓住庄恕的手,艰难地开口。


“庄恕,我……知道逼你接修彤的手术会让你很痛苦。”


“但我不是为了修敏齐,也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道德准则。”


“你前半生活在你母亲的阴影里,我不能让你后半生再背上一条人命。”


“等你冷静下来,你承受不起的。”


陆晨曦强撑着说完了她想说的,几乎有点喘不过气,意识渐渐模糊。她努力的靠向庄恕,声音已经微弱到几乎听不见。




“庄恕,说点好听的给我,我疼……”




9.


庄恕终于忍不住流泪,他把晨曦往怀里揽了揽,抓着她的手。


他想说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想说他其实很感谢她帮自己母亲澄清真相,想说其实是他自己一直想不开放不开,才一手伤害两个人。


一切在死亡面前都显得不再重要,千千万万的话堵在嗓子眼,他只能拉着陆晨曦的手一迭声地求她坚持住不要睡。




庄恕从来没有信仰,这一刻却在心底求遍了满天神佛,求他们不要带走自己的小姑娘。他什么都愿意放弃,只希望能再看到陆晨曦洒脱肆意的笑。




10.


救护车终于到了医院,然而陆晨曦已经没了呼吸……




庄恕垂着眼看着一众医生护士把陆晨曦放上轮床推去进行最后的抢救,眼中只剩空茫茫的一片,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也没想。


他举起双手放到自己眼前,手上沾着的都是她的血。庄恕觉得自己整个人似乎被分成了两半,一边理智的告诉他陆晨曦失血过多受伤严重没有存活希望了,另一边却仍旧隐隐渴求奇迹。




庄恕楞楞地坐在长椅上,听着随后赶来的警察说明肇事者是他曾经救治过的一位病人的妻子,因为丈夫被救活没有得到保险赔偿款而冲动杀人。


庄恕没有说话,他什么都听不进去,什么也不想知道。


他甚至觉得天地之间只剩下了这个满心焦灼的自己。


哦,还有手术室里自己生死未卜的那颗心。




11.


庄恕不喜欢等待,因为等待总是漫长而焦灼。


但现在他却破天荒的希望能等的再久一点,让他可以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这里是最好的医院、有最优秀的大夫,他们会救回自己的小姑娘。




但再多的期待也难改既定的结果,奇迹发生的可能微乎其微,而庄恕的人生一向与运气绝缘。




手术中的灯,终是灭了。


他看见主治医生遗憾地摇头,用惋惜的语气对他说着抱歉节哀。


看见……陆晨曦盖着一块刺眼的白布,无声无息的被推出来。


庄恕突然痛恨自己的理智,他觉得他应该像其他情绪激动的家属一样拽着医生的领子说我不相信,应该砸掉所有目所能及的东西以发泄心中的伤感与恐慌。


但他没有。


他平静的让他自己都觉得惊讶。




他只是又一次觉得自己无能,他救不了妹妹的养父,没把握唤醒晨曦的妈妈,现在,终于轮到了他的晨曦。


他留不住她。


留不住她。




12.


陆晨曦火化之前,庄恕偷偷剪下了一缕她的头发,同自己的缠绕在一起,藏在一个小小的棉布口袋里。


他带着这个小口袋踏上了一条漫长的旅途。看过浩瀚星空,翻过险越高山,走过茫茫沙漠,踏过历历草原。庄恕总觉得陆晨曦仍旧陪在自己的身边,她会突然从某个角落跳出来,笑眯眯地捧住自己的脸,甜蜜地诉说着她的喜欢。




她还在。她一直在。


庄恕把手放在自己的心口,第无数次这般告诉自己。




13.


Miller医生沉默着听完了这个漫长的故事,理解了为什么面前这个医学界公认的天才医生在女友去世之后陷入了心理创伤一年有余,不愿意再拿起手术刀。


他的治疗陷入瓶颈,对于庄恕从心底里的不愿意配合,他毫无头绪。




桌上的闹钟响起,宣布着又一次治疗的结束。


庄恕毫无留恋地起身,不打一声招呼的直接走出诊疗室。


若非父亲和导师态度强硬,他绝对不会来这里浪费时间。


如果心理阴影里住着的是他的小姑娘,他为什么要强迫自己走出来?




庄恕扯了扯嘴角,熟门熟路的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来点燃。焦油与尼古丁微微抚平了往事被掀动所带来的怅然,在蒸腾起来的烟雾中,他的眼神带着沉甸甸的深邃,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怀念。




若爱你是我的病因,我必将永生不能痊愈。


————————FIN————————




后记:


第一次写be,只觉得越写越难受。


完全不敢停下来,害怕自己会心软,只好抱着电脑一气呵成的写完。


想说的很多,但实在担心自己笔力不足,不知道这些拙劣的字句能否把我想说的东西准确地传达出来。


如果词不达意,还请多多包涵。




庄恕与陆晨曦,两个天才医生,谁都无法否认他们的相配。


一个温和如水,一个热情似火,却偏偏有了身份上的阻隔。


纵使不说,心结犹在。




修彤的手术就成了一个爆发的节点。


庄恕气晨曦的不理解,他的整个前半生都在为查明当年的真相汲汲营营呕心沥血,他愤怒陆晨曦作为他最亲密的人却一心只想着医生的操行标准,而不能对他感同身受。愤怒燃烧了理智,他认为他难以做到公私分明,不带个人情感,因此拒绝接受这台手术。


而陆晨曦,她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理智又客观的看清了现实,清晰地认识到如果庄恕不接这台手术,那么就只有一个结果——修彤死亡。陆晨曦了解庄恕,她知道如果这件事发生,庄恕的整个后半生都会陷入无尽的痛苦与自责。


因此即使庄恕不理解她,她也要逼着他拿起手术刀,即便要面对的是庄恕的责怪和愤怒,她觉得他们总归还有大把的时间来冰释前嫌。


当然,我毫不怀疑庄恕终有一天会想通,这对恩爱的情侣会再次如胶似漆。




但若是没有这么大把的时间了呢?


所谓错过,错误尚能纠正,但过了却再难回头。




于是我选择了一个最极端的形式分开他们——死亡。


大概我还是偏爱陆晨曦多一点,所以最后终归选择了让庄恕承担这份活着的痛苦。




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发现这世间千千万万,终抵不过一个你。


迟暮未至,佳人已逝,终是错过。


以上。



男朋友牵起我的手。❤️靳东呀爱你

我的心上人。请与我谈恋爱吧 先生。